咏叹调

【DCEU】【Hal中心】未相遇的昨日

鹿非一:

Hal中心


假如BvS的无人机驾驶员就是哈尔,假如他早已服役于美国空军,假如他参与了Black Zero。


DCEU What if…系列(并没有其他系列文。)(大概。)


 


开MoS平静心情的时候开的一个脑洞,趁着热乎赶紧码出来。


 


 


 


“守卫者正在前往大都会,携带包裹。”


“注意,F-35编队到达约定地点,已在你们目视范围内。”


“北方司令部,这里是闪电1,请求使用猎狗导弹。”


“这里是北方司令部,闪电1,请求允准,如果可能发回战术评估。”


“导弹无法进入重力场,我们需要靠地更近!”


“无法进入目标重力场,重复,无法进入目标重力场。我们需要使重力场失效。”


“失去闪电2的信号。”


“失去闪电16的信号。” 


“我失去了两架僚机!”


“航空电子系统失控!我已失去导航!”


“MAYDAY! MAYDAY! MAYDAY!”


“失去闪电1的信号。”


“失去闪电7的信号。”


“失去——”前方信号被掐断,嘈杂的无线电戛然死寂。


 


未几,史东上校的声音打破沉默:“不需要我多说,大家已经明白了前方的状况。先生们。现在我重复一遍作战目的。尽可能摧毁目标的保护场,掩护守卫者将包裹投向目标。目的一旦达成,包裹将在大都会上空创造一个奇点,我们需要立即返航远离目标。Bravo队是否明白!”


“明白!长官!”频道里整齐回应。


哈尔拉上因日头下长时间待命而松开的领口。


荒漠中的天空被太阳晒地发白,虽然没有一丝云彩,也看不出什么湛蓝的样子。这是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常态。尘土、干热、与天际线相接的荒漠。哈尔对这些再熟悉不过,也适应良好,不能指望军营有什么优美的风景不是。


两个中队正在停机坪待命。前一个中队已起飞多时,前往护送载有氪星飞船的C-17运输机接近位于大都会上空的星球引擎。这个怪物,正一点一点用重力将大都会碾成碎片。他们需要把外星人的飞船作为炸弹,砸向这个机械怪物,造个奇点,送他们进黑洞。显然,怪物创造的重力场或者磁力场之类的玩意儿,让导弹不仅无法对它造成任何有效破坏,只是接近这个怪物,Alpha队就几乎全军覆没。


现在,是他们上场的时候了。




“你们是我们最好的飞行员。Alpha队已经失败。我们要面对的是远超人类的科技。我不会说,这是人类存亡的时刻,孩子们。远远不是。


“但你们今天聚集于此处,是因为你们曾经誓言要服务于祖国。


“现在,是时候了。


 


哈尔哼笑一声,抬手擦了擦别在仪表盘边的照片。他的父亲穿着那件老旧的皮夹克向他微笑。


 


“Bravo队准许起飞。”


哈尔对一边待命的火箭人打了个手势,压下墨镜,启动战机:“猛禽1,准备滑出。”


“请求允准。猛禽1可以滑出。”


史东上校的声音再次在无线电中响起:“我会在Delta队接替你们。去吧,孩子们。祝你们好运。”


哦,闭嘴吧。哈尔皱了眉头。你把我的气氛都毁了。


他将战机拐了个弯,爱德华兹空军基地万米跑道在他眼前直直延伸,尽头的罗杰斯干湖床浮动着灼热的水纹。


“猛禽1已就位,请求起飞。”


“请求允准,可以起飞。祝你好运。”


哈尔开始加速,无遮无拦的阳光落在他父亲的照片上,给那久远的微笑镀上一层白亮的光。


也许这就是时候了,爸爸。升拉起钢铁巨鸟的刹那,哈尔想。


我也会与你一样,从天空坠落。




哈尔·乔丹有关生活的记忆从来与飞行联系在一起。他出生在距离爱德华兹军事基地极近的海滨城,每到周末,城里就挤满了海军陆战队和空军的大兵。服务于空军的承包商也多坐落于此,最著名的是他父亲从空军退役后工作的费里斯航空,他们为空军和制造商测试最新的机型。


他的父亲马丁·乔丹经常带着他一起飞行,用一架老旧的螺旋桨飞机。


隔着钢铁听到的高空的风,脱离地面时重力不满的拉扯,冲破云层后拥抱他的纯净而辉煌的大气层蓝光。


如果是夜晚,柔软的晚风会变得刚烈,飞机抛下大地犹如抛下一片烙刻着金色纹路的棋盘。高空的月光清澈地像一片钢铁。没有月亮的时候,星辰会争先恐后地朝他眨眼闪光。


他爱这一切。爱飞行的自由与惊险,爱云层之上烈酒一般的孤独,爱他的父亲从大地拉起钢铁巨鸟冲向天空的姿态。


他一直是父亲的孩子。


即使在他八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在他眼前从天空坠落;即使随后的十年,他的母亲拼尽全力禁止他接触脱离大地的羽翼。


他依然热爱飞行。


他不会因为父亲在天空折断过翅膀就畏惧那片蓝天。


他永不畏惧。


十八岁生日前夜他在海滨城空军征兵处睡着,日出时,他加入了空军。现在,他是空军最好的飞行员。


此刻,他在这条全世界最长的飞机跑道上,准备飞向大概率的坠落。 




“北方司令部,这里是Bravo队猛禽1,预计13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这里是北方司令部,猛禽1。注意,目标2加入战场,黑色一千米长碟状氪星飞船。作战以掩护守卫者为优先。完毕。”


“明白,预计11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收到,猛禽1,你们被授权对目标自由使用武——等等!”


等等?哈尔看到哥谭已经在不远处,目标将很快进入他们的目视范围。


他们没有疑惑很久,十几秒后响起的无线电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这里是北方司令部,目标重力场已经失效,守卫者已安全通过红线。闪电15与闪电20将护送守卫者执行任务。请继续前——”指令再次中止。


中队频道里有些骚动。


收到新消息的时候,盘踞在大都会上空的钢铁怪物出现在了哈尔的视野范围之内。他正经行哥谭上空,目标与他们只相隔一片被夕阳染成金色的海湾。


三脚的钢铁蜘蛛浮在大都会上,似乎已经失去了动力,往日高楼林立的大都会中心下陷出一个在极远处也能清晰分辨的巨大凹洞,沉默地证明这只怪物造成了怎样的破坏。


见鬼,哈尔低咒,情况比他想得还要可怕地多。


“这里是猛禽1,目标已进入目视范围,预计3分钟后接触。”


“目标2正在接近守卫者,闪电15与闪电20已失联。尽快前往掩护守卫者。”


两架F-35轻易被外星飞船击落,砸向水面腾起冲天的硫磺烟柱。一片摇晃着夕阳波光的海湾上,巨大的黑色飞船像一柄钝剑切向薄脆的C-17运输机。


“守卫者已被锁定,重复,守卫者已被锁定,你们可以对目标自由使用武器!”


“好的,我喜欢自由武力的指令。”哈尔自言自语,锁定了前方的飞船。


变化就发生在他将要按下发射按钮的那一秒。一道红蓝色的光比子弹更快,撞进黑色的外星飞船,飞船猛然向一边倾斜,攻击光束擦着守卫者的右机翼掠过。飞船内部隐约闪过红色的光,巨刃失速般向大都会坠落。


干得不错。哈尔松开导弹按钮,距离有点远,他其实没把握一定能击中。


“这里是猛禽1,目标2向城市坠落。守卫者周围已清空,将于1分钟后接触。”


“明白,请继续执行任务。”


“猛禽1呼叫守卫者,请回答。”


没有回应。


“重复,猛禽1呼叫守卫者,请回答!”


无线电中只有他的呼吸声。


似乎有点不妙。哈尔降低了飞机速度。作为编队领航,其他战机见此也纷纷减速。


没等哈尔再次呼叫守卫者,运输机已一头撞向星球引擎,冲击波阻止了哈尔与队友继续前进。奇点生成了,引擎周围的一切都被疯狂地吸入生成的黑洞。他们必须迅速转向逃离引力场。 




后来回想起来,世事就是如此无常。


他与其他25名Bravo队员做好了接替Alpha队迎向结局的准备。


而在最后一分钟,他们侥幸逃生。


哈尔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钢铁蜘蛛痉挛扭曲着被无形的巨手捏成一团。随后被称为超人的外星人与自称来自氪星的佐德将军之间毁天灭地的战斗毁掉了大都会剩下的一半。


这与返回爱德华兹的他们并不相干。


这次事件被称为Black Zero,对哈尔和他的队友而言,不是什么友好的谈资。先遣中队全员牺牲,而他们只是凑巧捡了一条命。


 


Black Zero之后,将军们大发慈悲,给了哈尔所在中队每个参战的飞行员一个月的假期。他没什么地方可去的。从他加入空军开始,他就不能再踏入海滨城的家。以为他的母亲拒绝见他。


他并没有那么介意。父亲去世后母亲对他的限制令他窒息。他从家里逃进空军,忙碌的飞行员课程与接踵而来的测试飞行,甚至不久前长达一年的海外任务并没有给哈尔多少时间去感受母亲疏离的痛苦。他一直是父亲的孩子。


这次假期他也打算找个女伴谈一场短短的恋爱,打发过去就好。谁知道飞来飞去的外星人会不会带来下一个糟糕的任务。


回到海滨城的第一天,他的弟弟吉姆找到了他,告诉他母亲听说他参与了死亡任务之后几乎发疯,她晕倒住进了医院,并查出了癌症。


他们不让他去见她。他们说一切会让她心烦的事情都会加剧她的病情恶化。他一日不离开空军,她就不会再见他。


即使她就快死了。




之后的测试飞行中,哈尔砸掉了一架全新的测试机。哦,因为在经历了随时从天上掉下来的外星人入侵之后,五角大楼的傻蛋们依然制定了“测试试验机在1马赫下的结构极限”这种愚蠢的慢悠悠的目标。只能承受1马赫的飞机怎么该被送到空军最好的测试中队来。于是哈尔飞过了3马赫,测试机在3.3马赫时解体。


史东上校气疯了,指着哈尔的鼻子唾骂是时候负起责任了。或许哈尔是空军最好的飞行员,但空军不需要不服管教违背命令的军官,更不需要实际最危险最花钱的飞行员。


 


他荒谬的母亲,因为担心他像会像他父亲一样突然撒手离去,而荒谬地决定再也不见他,即使她快死了。


愚蠢的将军们,明知外星人在地球飞来飞去,还慢腾腾走着官僚计划。 




他们对哈尔·乔丹——空军最好的飞行员下了禁飞令。


哈尔忍住了朝史东脸上挥拳的冲动。代替那个拳头的是调往无人机中队的申请书。


 


前往医院时,他忍着胸口中无处发泄的巨大怒气想,母亲应该满意了吧。他的服役合同未满,无人机驾驶员已经是最安全的岗位了。当然,也是最无聊的。


然而,哈尔并非上帝宠爱的孩子。大概还被上帝讨厌。


家人送给他调任无人机驾驶员的贺礼是母亲的死讯。他的哥哥咆哮着他的肆意妄为,咆哮他毁灭了这个家,咆哮他从未替家人着想,咆哮母亲为他的每一次任务、每一次事故担心受怕,咆哮是哈尔杀了母亲。


他无从辩驳。


杰克总是最顾家的那一个。父亲去世后,是他去找了工作支撑家庭的经济;哈尔离家后,是他从大学搬回了家里陪伴母亲照顾幼弟;他为家庭付出了至今的一生。


杰克是更有想法的那个。吉姆是顺从母亲的那个。


而他,他是最叛逆的、搞砸一切的那个。


因为他是父亲的孩子。早早就抛下三个孩子和妻子的父亲的孩子。


他放弃了天空。


但他依然搞砸了一切。 




“嘿,瞧我找到了谁!高速列车!”一只手落到哈尔肩上,惊醒陷入沉思的飞行员。随即他曾经的队友火箭人安德烈·霍普坐到了他身边的高脚椅上。


“嘿,火箭人。”哈尔懒洋洋答了一句。


安德烈招呼酒保给自己上酒,拍拍还停在哈尔肩膀上的手说:“没那么精神,哼?你申请抽调去小黑屋子里玩模拟游戏,史东上校几乎惊呆了。现在后悔了吗?”


“上校惊呆了?我猜他是开心呆了。再没人在‘甚至不是一次作战演习’的飞行测试里砸掉两亿美元的战斗机让他不得不去写那些要命的报告了。”哈尔嗤笑一声,摇了摇手里的酒杯。


“你砸了他未来两年的计划,伙计,你不能因为他为这指着鼻子骂了你几句就拿调令甩他鼻子上逃去玩电视游戏!”


“我省了他两年的测试时间。”哈尔说,“既然要投入实战,早比晚好。外星人在天空飞来飞去,将军们还在1马赫1马赫地测试新战机。”


“哦,别提外星人,又让我想起我们逃跑地像只撞上墙壁的鸟。”安德烈挥挥手,大口咽酒,“前阵子Nairomi那里的事你听说了吗?超人砸了无人机。海军那边传说超人的女友在那里,咱们的无人机却向那里发射导弹。”


哈尔扫了安德烈一眼,“海军?保密条例兄弟。”


“哦,见鬼。我忘了。”安德烈抓了抓头,又压低声音:“你真的不知道?国会要为这事情开听证会,他们说超人杀了那个村子里的所有人。”


“认真的?一个随便能把大都会砸个坑的外星人,杀了人有什么好遮掩的?如果他要遮掩,国会又要他参加听证会?” 哈尔的语气好像对方在说个笑话。


“真理,正义什么的。你懂的。”安德烈伸出两手比了个引号的姿势。


“华盛顿想监管超人罢了。他们爱做这种事。不许有脱离他们掌控的东西。”


“比如你咯,最好的飞行员高速列车。说吧,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哈尔仰头将残酒一饮而尽,“不知道,看情况吧。”


他放弃了天空。还犯下了巨大的错误。


酒吧外的世界霓虹灯比高空的星辰抓目地多,这里不是海滨城,夜风中没有海水的咸味,听不到遥远的波涛声此起彼伏。这里是不夜的拉斯维加斯。 




十个月前,他被调往内利斯空军基地,作为资深飞行员——虽然有那么些坠机的经验——他依然被安排了繁重的任务。无人机驾驶员是世界上最无聊的工作,哈尔敢这么说。不怪他们总称呼它“电视游戏”。确实与电视游戏十分相似,却无聊一亿倍。


每天他坐在电脑前,盯着眼前小小的方寸屏幕,有时候他错觉自己其实真的在玩一场电视游戏。发出的导弹再也没有海外任务时带来的罪恶感。


没有高空中的风,没有连绵澎湃的云海,没有纯洁而圣洁的大气层弧光,没有冰凉如糖霜的月光和争先恐后的星星。


只有屏幕、键盘、和手柄。


该死的无人机,该死的屋子。


他搞砸了一切,活该再也不能回到天空。


曾经填满他的胸腔几乎令他炸裂的怒气早已转为一块压迫他的巨石。他按下的每个按钮,都让这块巨石变得更大。


他以为自己早已麻木,可是没有。他还没有被巨石压垮。他还能感到灵魂被挤压发出的巨大哀鸣与疼痛。




他知道Nairomi发生了什么。奉命向着明确平民尚未撤离的建筑发射导弹的人就是哈尔·乔丹本人。超人的出现阻止了他的罪行。但并不能抹除他的罪恶。


什么在内战中持中立立场,都是狗屁。


他18岁加入空军,22岁进入军营。他参与过海外任务,驾驶战机到达过那些战火摧毁的国家。唯有在爱德华兹那条跑道上飞向坠落的任务真正让他感到荣耀。


哦,狗屁荣耀,最后他只得到一个侥幸逃跑。


他想追寻一些东西。


一些父亲带他跃入天空时,静谧的天空告诉他的东西。


一些他的父亲为之付出生命的东西。


不是在这里,不是在无人机驾驶室,不是对着平民发射导弹。


不是。




其实他有些羡慕那个被称为超人的外星人。


虽然两次与超人的照面都没发生什么好事,好吧,听说他的这架死神不是超人砸掉的第一架无人机。他和他族人的战斗几乎毁了整个大都会。他的力量或许可以毁灭全人类。要数他的危险一天一夜也数不完。


但是他一直在努力做些好事。很多人将他视作希望,视作死亡降临时能祈求的最后一道光。如果这颗蓝色的小球之外的什么神经病又兴起来地球玩玩,人类该庆幸还有个超人。


而且他能飞。


不靠任何飞行器。他能飞,比猎鹰还快。那身红蓝制服虽然配色愚蠢,但谁也不能否认红斗篷飘起来十分漂亮。


他能随时随地去拥抱头顶的那片蔚蓝,或者那片星空。


只要他想。




哈尔竖起父亲夹克的毛领,把手塞进口袋,呼出一口白气。


如果他也能自己飞——不,他已经29岁了,不是该做梦的年纪了。




“哈尔·乔丹。”一位女性的声音,奇怪,这次他可没有招惹任何一个姑娘。哈尔转过身,喊住他的女士被变幻的霓虹灯染上一层紫光。


“卡罗尔?我以为你还跟在斯万威克部长身边。”是费里斯航空的大小姐。曾经哈尔的父亲工作的地方,也是哈尔的父亲坠毁的地方。


卡罗尔·费里斯打开车门示意他上车。哈尔说:“绑架现役军官是犯罪。”


“我比你军衔更高,上尉。”


哈尔翻个白眼:“是,长官。”




卡罗尔将车开向城外,迷幻的赌城渐渐被抛在后面,哈尔熟悉的荒漠又逼近眼前。


“我听说了你的事情,哈尔·乔丹,史东上校给你发了禁飞令——虽然那些将军们并不同意——你顺利跑去当无人机驾驶员。上面一直认为这浪费了你的才华,不过无人机驾驶员缺口巨大,最近正在逐渐填满,不太久,他们会要你回去原来的中队。”


“消息精通,长官。”哈尔放松地摊在副驾驶座上,荒漠温柔的黑暗令他昏昏欲睡。


卡罗尔瞥了他一眼,“我打算在今年退役,接管费里斯航空。你来不来?”


“什么?”哈尔张大眼睛。


“费里斯航空。我知道你合同快到期了。”


哈尔看着对方的侧脸,确认她是认真的。他大笑起来,“既然他们迫不及待要调我回去,我为什么要去害死我爸爸的公司工作?你能给我开多少年——嗷!”


急刹车让哈尔一头撞上前板,“见鬼!”


卡罗尔重新启动汽车,漫不经心说:“安全带。”


哈尔揉着前额,悻悻拉过了安全带,“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暴力,真的没和斯万威克什么的打起来?”


卡罗尔哼了一声:“我知道你发射了那颗雷蛇,然后被超人砸了飞机。我猜你大概不想干了。民航不会要你的,你砸掉的飞机够他们定做一架A380.”


哈尔双手抱胸,“你们海军没有保密条例这一项是吗。”


“我是国防部长的参谋秘书,宝贝。”


“就算我不想干了,为什么要选费里斯?我们听到了那时候的对话,卡罗尔。你爸爸害死了我爸爸。”


卡罗尔又猛踩了一脚刹车,哈尔被安全带勒住:“又来?!”


“我们到了。”


窗外是一个老旧的停机棚。雨水在金属外板上留下了大片大片真菌一样的瘢痕,内华达的月光洒下,让一切都变成黑与白。


哈尔随着卡罗尔走向停机棚。虽然老旧,停机棚的大门意外很容易打开,看来近期有人频繁出入过。


卡罗尔打开棚内的顶灯,一架被厚帆布遮盖的小型飞机静静伫立在暖洋洋的橙色光下。


“我托人修好了它。内利斯有最好的飞机技师。”卡罗尔说着,掀开了帆布。


 


那是一架螺旋桨飞机。银色的机身因为最近的修整在灯光下反射出大团的彩光,机翼和机尾点缀了两笔红线,尾翼上漆着费里斯航空的“F”。


他对这架飞机再熟悉不过。哈尔情不自禁伸手抚摸座舱盖下的机身。一尘不染的座舱盖映着他怀念的脸。


他几乎将自己看做是父亲马丁·乔丹。


这是他父亲带他飞行的飞机,是他拥抱天空的起点。他以为这架飞机早就在费里斯航空的哪个角落埋尘,或是在哪个飞机葬场被肢解。


“加满了油。我有飞行许可。来一圈吗?”卡罗尔从角落拖出了飞行服。


“当然。”哈尔仰头看着飞机,一瞬不离。


“哦,当然。”


 


久违的飞行。被抛在身后的不夜城像烙刻金线的棋盘。拉斯维加斯的,刻成了一个古怪的图腾。月亮清澈地像一块凝结的冰。远处的山峦被月光描画出优雅的曲线,像交颈的天鹅相拥憩歇。


哈尔知道自己被打败了。他没法离开飞行的滋味。


他想追寻一些,更大的东西。


假如可以。


假如可以。


他愿意倾尽全力。


 


“我爸爸从没想过害死马丁叔叔。”卡罗尔和他并肩坐在汽车前盖上,她不知又从哪儿掏出了啤酒,真是神了。


“我们听见了,哈尔。那架飞机做过维修调试了,我亲眼看到的。可是我不确定,后来我去查了当时的数据。他们做了调试。那是个意外。”


哈尔只是仰头灌着啤酒。


“我爸爸要死了。”卡罗尔的话总算捉住了哈尔的注意力,“他要死了。从马丁叔叔去世开始,他就非常愧疚。他说他毁了你们的家。我在大学毕业选择了服役,我必须接手费里斯航空。”


“我毁了我的家,卡罗尔。”哈尔抹了一把脸,“是我逃离了妈妈,是我想证明,想证明我爸爸是对的。他抛下了三个孩子和我妈妈,但这不是他的错。我想证明他只是想追求一些更大的东西,一些高于生命,比自身更大的东西。他没有错。


“可是我犯了错。我离开家,只想逃离妈妈的掌控,我和她赌气,我加入了空军。我的事故率从来不低,砸掉的飞机让长官发狂,我还出了一年的海外任务,参加了对外星人的自杀攻击。我让她担心受怕,在她失去了爸爸之后。我害死了她。


“我甚至没有向她道歉。


“你瞧,我甚至接受了攻击平民的命令。”哈尔灌了一口酒,“哦,真蠢。”


“我搞砸了一切。我让所有人失望。”


卡罗尔安静地将他拥抱,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相拥。上一次,他们还是跟在父亲身边的小孩。


时光多么可怕。让拥抱也显得陌生。


 


“帮我个忙,哈尔。算我求你。他们不相信我能接受费里斯航空。我需要一个全世界最好的试飞员。”


哈尔笑:“砸了飞机怎么算?”


卡罗尔瞪了他一眼:“闭嘴!”


 


他请了一个长假回到海滨城。


他去见了卡尔·费里斯,他父亲的好友,费里斯航空的所有者。


他父亲的飞机坠毁的时候,他与卡罗尔听到他父亲与费里斯的对话。在向出资者和购买商展示飞机的时候,他父亲的飞机发生了巨大的油耗,费里斯坚持飞机已经经过维修调整了,可是依然有东西在往外泄露。


费里斯说:“帮帮忙,马丁!你和一亿美元的飞机以及我们过去六年的心血在一起,你得飞下去!”


“不,卡尔,这东西要坠落了,落在海滨城,或者落在这里。我不能让它落到人们头上!”


然后迎接卡罗尔与他的是拖着长长黑烟一头栽在跑道外的钢铁巨鸟。


他为此苛责了卡尔·费里斯一生。


现在,他眼前的卡尔·费里斯,他曾经认为的毁掉他生活的凶手,无知无觉地躺在惨白的病床上,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


他的床头还摆着他们在空军服役时四剑客的照片。


卡尔·费里斯、乔纳森·史东、肯·亚顿、马丁·乔丹。


“他一直说想要个你这样的儿子。”卡罗尔将费里斯额前的散发拨开,“小时候我听到他和你父亲这么说。”


“而我不是一个好的家人。”哈尔说,费里斯的面色苍白,他只是在拖延死亡降临的时间罢了。


“你为了你父亲做了这么多,而我从没为家人做过什么。这不应该,卡罗尔,这不应该。没人应该得到这样的结果。我父亲不应该,我母亲不应该,你父亲也不应该。”


哈尔把费里斯的手握到手中。不是幼年时卡尔叔叔拉着他的那种温暖宽厚。这双手早已握不住任何东西,它泛着缺少血色的青灰,松弛的皮肤缀满大大小小的斑,感受不到肌肉与脂肪的存在,只是松垮的皮覆盖着嶙峋的骨。


“但他还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哈尔听到自己胸口的巨石崩散了。


我这蠢货。


他想。


史东上校说的没错。


是时候负起责任了。


 


一周后,哈尔提交了退役申请。


那是个与氪星人接触时,一样日头高晒的日子。内利斯基地并不比爱德华兹有更好的景色。好在是冬季,再强的阳光也给湛蓝的天空留出了余地。前夜一场利爽的雨,空气里浮着干净凉爽的味道。


哈尔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决定去基地边走走。


意外总是如此猝不及防地降临。


一道比子弹更快的绿光落到他的眼前。


“来自地球的哈尔·乔丹,你有克服恐惧的巨大勇气。欢迎加入绿灯军团。”


 


 


 


 添加一点注释……


1、MOS里最后护送运输机接近星球引擎的都是F-35,代号是闪电,电影其实很偷懒的,因为f35英文名就是F-35 Lightning II。


所以哈尔驾驶的“猛禽”如果对米帝战机有所了解就知道是帅呆了的F-22 Raptor啦!


F35最高能1.6马赫,F22有2.25马赫。马赫就是音速,意思就是F22能飞2.25倍音速。


2、BvS里的无人机似乎是死神,雷蛇是我胡扯的无人机装载的导弹名字。


3、火箭人漫画确有其人,但不叫安德烈·霍普。他叫啥我不知道。


4、超人比猎鹰还快指的是猎鹰HTV-2号超音速飞行器,可以达到音速20倍即20马赫。


5、A380就是空客A380啦,超大超豪华的客机。


 


哦哦哦终于结束了,第一天憋出了1700字,今天全部推翻重来。只是开了个脑洞也不知道为啥拖了这么长。很多对话和情节还是参考了秘密起源,大家肯定都看过的啦我就不一一标注了。看MoS时,那么多坠落的轰炸机战斗机,忍不住开了个脑洞,如果哈尔这时候正在空军服役呢? 他的性格和他的能力,肯定会被选中的。于是假如哈尔参与了Black Zero呢?又假如BvS里的无人机驾驶员就是他呢?(说着掏出了Dan Amboyer遛粉事件小黑本,等着将来如果他不是哈尔就算账)是什么让哈尔会去做个无人机驾驶员还接受了向平民攻击的命令呢?假如Major Carrie就是卡罗尔,哈尔要怎么与费里斯航空有所联系呢?


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


其实故事的后半段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他们逃离了我的掌控,用他们前面的人生,为他们自己的未来铺了路。


大家看时间线也知道哈尔拿到戒指没多久被抓去OA训练地球上就发生BVS啦!本来想加一个哈尔在电视听到大都会停电出现奇怪怪物(毁灭日)的情节,后来忘记了,就算了吧,也不知道插哪儿了= =


写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你们造我多激动吗,我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在电视上听到这一句啊!!!!!!求求DC快给我哈尔!!!!!!!!!!!!



评论

热度(153)